首页 新闻资讯 与众不同的蓝花 | 社群故事

与众不同的蓝花 | 社群故事

2024-07-05
81
文  |  泰迪妈妈

排版编辑  |  SAM Lam


从少年到青年,我生活在贵阳郊区的厂矿里,听父母老师的话,循规蹈矩。街上刚开始流行喇叭裤的时候,我听到我妈和邻居们愤愤地议论说,这些不三不四的地痞流氓,把社会风气都搞坏了。在路上看到有穿喇叭裤的人,我就远远地躲开。

不曾想,两年后我去南京上大学,参加宿舍的第一次活动,就是大家各自挤出父母给的生活费,买了喇叭裤,像鸟儿一样飞进照相馆,叽叽喳喳快乐地照了相,纪念这个第一次获得自由的日子。

现在才知道,那些最早穿嗽叭裤的青年,其实是向守旧思想挑战的先锋。

从小学五年级到初中、高中,我都一直会在心里偷偷观察比较喜欢的男生,他们有哪些优缺点,适不适合嫁给他们,可一有这些想法我就赶快压制自己。我是父母老师眼里的优等生、班长、三好学生,怎么能有这么羞耻的想法呢?我还这么小就想这样的男女之事,我这样是不对的,在那个提倡性纯洁的年代,我并不知道这些其实是人的本能,再正常不过,是错误的观念,让我觉得连想想都是错的。

即使家里给我穿的都是我并不喜欢的大众化衣服,每日千篇一律的衣裤甚至让我憎恨,但我依然有一颗想让自己能有点与众不同的心,可在那个全民穿着单调统一的年代,我这一个青春期的女孩儿能把自己弄出什么花样来呢?当时大多数女孩都梳着两根小瓣子,而我只是把它们绑在了一起,都遭到了母亲一顿狠狠地斥责,那时我暗下决心,如果将来我有了孩子,我一定不能像我的母亲这样对待她。

那时,我特别向往大城市,我要考上大学,离开这个没落守旧的小地方。

是的,离开家的日子身心自由了许多,我读完大学,有了工作,很快我到了适婚年龄,虽然有一颗想让自己与众不同的心,但我只敢遵循大众普适的审美观打扮自己,穿裙子,留长头发,高跟鞋磨得脚后跟起泡流血也穿,其实大部分原因,是因为这样能更受男孩子的欢迎,在别人欣赏的眼光里寻找自信,我并不懂这是在取悦他人,忽略自我。对,我其实是一个被父权至上的传统思想成功教育的乖乖女,当我终于有了相爱的人结婚成家,我也一直努力做一个贤妻良母,大多以老公的需求为第一位,少有自我。

1992年,我的女儿出生了。

年轻的我俩小心观察她哪里像妈,哪里像她爸,做梦也猜不到她的性取向谁也不像,这一年,世卫组织确认同性恋是自然现象,不是疾病。一个任劳任怨,既要上班工作,又要做家务带孩子的“贤惠”女人,怎么会知道这条关乎我女儿一生幸福的重要讯息?没有任何媒体报道,全然无知的我,只是很羡慕老公可以全身心投入工作,不用操心任何家务事,而我也是大学毕业,有理想抱负,可没人带哇哇待哺的孩子,让我连呆在清闲的事业单位上班都无法安心,就别提什么事业了,虽然每每有这样的想法心里都不爽,但我并不知道这其实是一种不平等。

无论我有多少想法,岁月都在静静地流淌。

一转眼1997年了,我的女儿五岁了,这一年,中国法律对同性恋去罪化了。没人宣传,我对这条讯息依然毫不知晓,常常畅想长大的女儿长发飘飘,会给我找个什么样的女婿回来,可是五岁的女儿,开始拒绝穿裙子,留长头发,枕头下藏着她不知从哪弄来的玩具,有枪有剑,我对她的这些行为真是谜之不解,并为此担心烦恼。但爸爸很迁就她,好吧,不穿就不穿吧,喜欢男孩子的玩具就喜欢吧,也许她也想与众不同,我不能像我妈那样打压她,剥夺她的快乐。也许再大一点儿,她会在心里喜欢男孩的时候,就懂得应该怎样打扮自己了。趁我出差,她说服了毫不留心这些事的直男爸爸,把自己剪成了短发,无论我怎么劝说,强迫,威胁,生气,她都再也没有留过长发,更没穿过裙子。

2001年,中国把同性恋从精神病名单上删除了。我的女儿九岁了,上小学三年级。生活要轻松点儿了,我开始有精力看点儿闲书杂志了,这条关乎中国千万同志家庭幸福的重大讯息,我依然在任何媒介上都没看到过,而那些有关同性恋的负面文章,却几乎随处可见,因同性行为感染HIV,浑身长满了疮还流着脓奄奄一息的照片,看了让人惊悚万分,每每猎奇这些文章,我都很不理解这世上怎么会有人为了寻求刺激去学同性恋,而且不怕得病,看完随手一扔,因为跟我没关系,不曾想这些负面低俗的描写,已经把一个错误的观念深深地植入了我的思想里,认为同性恋是这个世界上最羞耻的事。

女儿一天天长大,尽管越来越多的人说,哎,你家女儿像个假小子,但她的学习成绩不错,也是班上三好学生,我也相信她大了就自然会改变穿着打扮,会为喜欢的男孩长发飘飘,所以我们的家庭总体还是很温馨快乐的。

这种快乐延续到她上大三,到了恋爱年纪的女儿穿着打扮毫无改变,什么都可以商量,这个无论我怎样都没有商量的余地。

是的,她很坚定自己,可是我已经无法再无视了,你这样的中性打扮怎么会有男孩子喜欢呢?我和女儿的矛盾开始升级,我开始死命干涉,爸爸也加入了我的队伍,她有所妥协,头发稍有留长,但也只是盖住耳朵而已,不那么像男孩,大三寒假回来,说去理发店稍微修剪一下,我再三嘱咐不准剪短,她含糊地应着。可当我在天桥下看到她比男孩子还短的头发时,我终于爆发啦,你真的不怕找不到男朋友吗?你不怕孤独终老吗?你怎么就不在乎我这个当妈的心呢?我们大吵起来,我的女儿为什么会喜欢这样的打扮,与众不同到这么出格?

天桥下很阴暗,风真的很冷……

大约这世上没有能赢过孩子的父母,我无奈地开始探寻周围家里女儿也是中性打扮的过来人,他们都告诉我,他们的女儿都已结婚。好吧,只要她也能够像别人这样找个男人成家,就任由她去吧,我一直这样安慰着自己,可事实上,一直到她26岁,研究生毕业都工作了,我也没有看到她半个男朋友的影子。

不忍看着日渐担心焦虑的我,女儿在2018年国庆节向我出柜了。

我经历了从震惊自责崩溃拼命叫她改,到绝望,在女儿强逼下无奈地开始了解,一步步学习,我终于弄懂了,原来我的女儿,她是一团不一样的烟火,它是大自然盛开的一朵蓝花,她当然与众不同!

我的一切迷惑终于有了答案。

她也曾在小学就开始偷偷喜欢过别人,当然都是女孩,她也曾努力读书工作,为了有一天告诉我,她是同性恋也一样自立自强,能过好自己的生活,原来我的女儿是这个多元世界的一分子,她按自己喜欢的样子妆扮自己,没有像我一样被传统观念压抑束缚,穿着难受的高跟鞋取悦他人,她绝不委屈自己去迎合大众眼光,她和最早穿嗽叭裤的青年一样勇敢自信,她没有屈服于我的无知打压,活出了自己。

感谢出色伙伴,让我这个崩溃到想跳楼的同志母亲,懂得了这一切,历经三年的学习,成长为现在行走在同志公益前沿的家长志愿者,当我手捧那三条关乎我女儿一生的重要讯息时,我如获至宝,简直不敢相信。



是谁遮住了我们认识多元世界的眼睛,连自己的女儿都看不懂、看不清?

我参加了家长协力营的培训,有一句话重启了我的人生,“爱的前提是尊重。”有着大学文化的我,居然在女儿成长的二十多年里,没有理解“尊重”的真正含义,对她的穿着打扮各种干涉,原来我的爱里没有尊重,只有束缚自己也束缚女儿的旧思想,没有尊重,我的爱其实一文不值。

经过三年不断地学习,我时刻提醒自己,万事以尊重为先,女儿现在想把自己打扮成什么样,我都觉得好,她是一朵蓝花,闪着耀眼的光芒,干嘛非得和红花一样普遍?



更重要的是,我在出色伙伴这所学校里,学会了爱自己,我不再是那个事事以老公为先的贤妻良母,我把平等尊重的理念渗透到了我们夫妻关系中,一个在父权教育下长大的老直男,越来越能体会沟通的重要性,共情他人共情我,我们共同学习交流新观念新事物,有聊不完的话题。因为女儿是同性恋,我意外收获了老公真正理解尊重基础上的爱,感谢大自然送给我这朵与众不同的蓝花!


作者简介:

泰迪妈妈,1965年生人,拉拉母亲,来自贵阳,1986年毕业于中国药科大学,2020年从国家事业单位贵州省妇幼保健院退休。母亲,其实是一个永远需要学习的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