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 职场出柜 | 我带男友参加了公司年会!

职场出柜 | 我带男友参加了公司年会!

2023-01-29
4197

图片

引  言

TRUESELF

自我认同与出柜是每个同志一生可能都或多或少要去思考与面对的事情,有人在自我认同的路上经历许多坎坷,有人则顺利许多,但每一个故事都是具体的、值得被看到的。


为此,出色伙伴将努力用镜头与文字记录这些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是两位在职场出柜的“先驱者”——小麦和广宇。作为淋过雨的人,TA们非常热心地愿意为其他人“撑起伞”——塑造更多元友善的工作环境。


因为在职场中做真我,收获了感动和意想不到的机遇,快来看看TA们的故事吧!

小麦:(我的第一次职场出柜是在)2012年,我记得比较清楚,当时其实也是一个双出柜的年代和状况。因为正好我也决定跟我妈妈出柜,然后呢,我就把职场中的这种出柜,当做家庭出柜的一个演练。

图片

(我)十年前在一个中型的比较保守的家族企业的德国公司,当时既面临着向家庭出柜的压力,又有内心多年渴望要出柜的想法。并且我还经历过一段5年的形婚,08年到13年我是形婚的状态。虽然说我跟形婚的合作伙伴是分开居住的,但是形婚状态是保持着,所以我整个人压抑了很多很多年。

一开始我尝试跟老板去说,当时非常忐忑,我老板是一个中年四十几岁的德国男人,是异性恋,有妻子有孩子。但当我在他办公室里很认真很真诚地倾诉完,就半个小时吧,我没想到的这个四十几岁的一个大男人哭了。

他非常的感同身受,觉得这样的生活非常痛苦,因为当时我还没有完全结束形婚,我想跟妈妈说但是我又很害怕。他非常支持我,然后他还跟我说,如果你现在情绪还不稳定的话,那我们就一直在这办公室聊,就一直聊到披星戴月不回家都可以,我不会让你在这种情况下下班。


图片

后来第二天他情绪平复了以后就来跟我说,如果你愿意的话你也可以跟同事们说,或者你批准我来说的话,我可以说;我也可以不说,都取决于你。

广宇:哇,这么有同理心的一个男人。

小麦:我看他的眼睛感觉那天他也应该没怎么睡着,可能想了很多。他跟我说完这番话之后,就没有再提过了。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这个周末我们一起吃个饭吧,我会带妻子和孩子,你也带上你的女朋友吧。

后来我的出柜也都很成功,到现在,过去了十年,我也经历了在三家的公司的不同的出柜状况,但我也想听听你(广宇)这边的初次出柜的年代感,跟你这个故事是怎么样的?

广宇:哇,一说到这个年代感,我就觉得好像要暴露自己的年龄了。我跟你有点反过来,我先是跟家里人出柜的。我之前一直在国外留学,后来加入麦肯锡有两个很重要的原因,一个就是那个时候我就已经非常坚定地看好中国,所以那个时候就毫不犹豫的要回来,其实那时候回国的人还不多。


图片

那为什么我恰恰选择了麦肯锡,因为早在1995年的时候吧,麦肯锡就已经是全球最早的一家在哈佛商学院公开地说欢迎性少数学生加入的公司。我记得在报纸上看到这个消息时就觉得特别的兴奋,当时我还是个学生,心想:“如果有机会在家公司工作就太好了”。

因为在那个年代能够公开地表达就是对同志们的认可和支持的公司,哪怕在外企里,也还是非常凤毛麟角的,这个也成为我当时选择麦肯锡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但比较有意思的是,加入了这家公司以后,(我发现)不管是年会还是大型的团建(等公司内部活动),描述的用词是无比的“正确”。比如,都会说:“你和你的另一半都被邀请”,但是我去打听发现其实还没有哪个同志同事会出柜,然后带着自己一半去。

所以当时我还有点小犹豫,但我觉得爱情也还是有力量的。那时候我也是和当时的男友刚确定了关系,我就问他了,我说:“我们公司要搞团建,去旅行,挺好的。你想不想去?”,他当时的回答也特别的有智慧。


图片

他说:“我当然挺想去的,但我也不想让你为难,就看你愿不愿意带我去。”。他当时的环境比我应该更艰难吧,他在国企事业单位,所以他不太可能出柜。但我能感受到他的期待,他也听我讲过为什么选这家公司。

我说:“那没问题,我想一想,肯定能够想办法带你一起去参加”,最后还真的就是下决心就带他一起去了。当然我还是做了一些准备的,我先尝试在团队内部小范围地讲了。我们的团团队不太大,当时做一个项目也就大概三五个人吧,结果大家还蛮接受的。

当时我说:“哎呀,我其实还有点小忐忑,公司有几百号人,如果带着自己男朋友去,万一大家不接受怎么办、万一现场气氛很尴尬、万一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们怎么办呢?”


图片

结果几个同事都跟我讲:“没问题,我们几个肯定都守着你们俩,不会让你们俩觉得落寞,不会让你们俩觉得孤独。反正我们就肯定会守在你们身边,跟你们一起玩。”

他们真的就用“守着”这个词,我听到后觉得特别感动。这时候我就感觉到,一方面的确实需要自己有这样的勇气和力量去表达;但另外一方面,当你往外显示这种力量的时候,周围的这些很正面很温暖的力量也同样会反馈给你。

小麦:所以像你(广宇)刚才分享的经历一样,我认为职场出柜也好,哪里出柜也好,也许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难。其实最难的还是自己认同完之后走出的那一步,如果你走得够勇敢够真诚,我认为身边的人一般都会接受的。

广宇:当然不管是在家庭还是职场,并不是说要一见面脑门上就写着:“我是同志”,也没这个必要。不管在任何场合,我还是很愿意把周围的人,包括同事,当做朋友来相处。那朋友了解你的时候,你的身份一定是多重的。

首先你是他们的朋友,其次你正好是一个同志。所以他们对你的了解应该是多维度的,他不会突然就根据一个单点的信息,比如说你是同志,马上来评判:“哦,他是同志,他就一定是个妖魔鬼怪。”。因为他会想到:“我知道这个人平时跟他相处,作为同事他是什么状态,作为朋友他是什么状态”。

其实真诚通常会换来对方的真诚,所以出柜的结果,不仅不一定会像大家想象的灾难性的那么可怕;反而会你会迎来真诚,加深彼此的信任。

小麦:但是我也想问(你在)职场这么多年的出柜,而麦肯锡当然是一个非常拥抱多元和宽容的公司。但你有没有遇到任何的同事或者办公室里面其他的人员,对你的这些身份或者出柜有所微词的?

图片


广宇:我觉得首先公司的这个大环境,可能就使得他即便有这种微词,也不能放在桌面上说,所以我还是非常感谢公司。

但我记得有一次从海南回来以后,一群同事吃饭,我是不在场的,是同事后来跟我分享的。当时有一个比较年长的同事说:“哎呀,我做梦都没想到广宇怎么可能会喜欢男的呢?我根本就没法想象他跟男的睡在一起什么感觉?”

然后我有两位同事的反应,我听了还蛮感动。首先是一个大领导,他就说:“我觉得这不挺好的嘛,我们一直说我们要培养未来的合伙人,尤其是要培养中国的合伙人。我认为如果要作为一个合伙人,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一定要有勇气。如果你连勇气都没有,怎么可能以后做一个合伙人,做一个领导去面对各种各样艰难的这些(问题)。

他说完以后,还有另外一个小朋友,是位女性,很哥们儿够义气。因为那位同事很有幸,找了一位比他年轻又貌美的妻子。然后这位女同事就跟他讲:“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从来也没有想过你跟你老婆关起门来在一起的时候,会是一幅什么画面和场景。我们都没想过,你干嘛去想象广宇的。”

这个话就说得太好了,她真的很有勇气。不管当时是这个领导还是我下属的女同事,她们说出来这些话都让我特别的感动。也亏得有这样的微词,我能听到同事更多的这样的心声。

小麦:而且你不觉得那位合伙人做得很对的是,他正好发表了公司的很坚定的立场。同时也说明他确实通过这个事情看到了你个人是一个具有勇气和担当的个体。

广宇:对,通过这个事情我也是第一次了解了合伙人的态度,而且在我印象当中我没觉得他有这么开明。我跟这位合伙人之前也没有机会合作,说实话也没有想过去合作,因为我们当时做的领域也不一样。

但就因为听说了这件事,我想一定找机会跟他去合作。大家有了这种彼此的理解,甚至是价值观的这种共鸣,所以找到机会后我们的合作就非常的愉快。

小麦:关键是你是想不到的。

广宇:就没想到,真的没想到。

小麦:我觉得勇敢做自己,就会有很多这样的机遇和“副作用”出来。我也有一个很特殊的经历,我在德国公司,就是刚才说第一次出柜的公司服务了五年多之后,2015年我有一个跳槽的机会。当时我已经拿到了一家500强医药企业的录取通知书,而我正好又因为原来行业的关系去到福特汽车开会。开会后我和福特公司里的两个人一起吃了个饭,其中一位是英国人,福特的业务总监。

席间大家就聊天,然后这位英国人就问了一个很日常的问题,“Are you married?”,对我来说那个时候我出柜已经过了三年多了。就像你(广宇)说的,我不会在额头上贴一个标签,但只要谁问任何相关的一点点,我就会马上出柜。

广宇:很大胆地就说了。

小麦:对,他说:“Are you married?”,然后我就跟他笑了一笑,说:“我会给你一个很长的回答,就是Yes and No。”,接着我就跟他说,为什么我会认为我是已婚的,但我其实不是。他听完了以后非常震惊。

广宇:你说我跟个女孩结婚了(笑)。

小麦:震惊完了以后,他就没说话也没反应。但是过了三个星期之后,这个总监就给我打电话。我连他的名字我都忘了,他说:“我是福特某某某,现在有一个职位,是当时亚太区的品牌经理的Head,我希望你考虑一下。”

一天后我就打电话跟他说,我已经有了另外一个offer,很感谢你给我的机会。然后他在电话里非常坚持,他说:“我跟你说,你要来我这里,我只要你。因为我觉得你代表了我很少见到的一种勇气和正直,而我们现在这个团队要Lead八个人,又是在亚太区不同的国家,很复杂。然后我这边的政治,跟你说实话,也挺复杂的,我就希望有你这样的一个人能来。

另外我向你保证就是除了我们福特的一些的工资福利,在我们这边没有人敢歧视你。如果有人真的公开歧视你的话,你就到我办公室来,然后我就会用公司的文化,还有人事部的一些办法,我们是不能容忍这样的一个歧视的员工的,我一定会让他走。这是我可以保证的,所以不管是谁给你offer你都要考虑到我这里来。”


图片

他在挂电话之前,最后跟我说的是:“我只想要你”,这非常触动我,也就是为什么后来15年我去了福特。

广宇:WOW,我很好奇你在另外家公司,跟同事接触,包括拿到通知书之前,有涉及到关于同志的话题的讨论吗?

小麦:倒是没有,就像你说的我不会就很正儿八经的(聊性取向)。

广宇:就事论事谈工作……

小麦:对,就Interview。不会说,“哎,我是同志哦,你得给我什么……大家就是这样谈嘛,也是一场缘分。

我发现就是出柜,或者说能够很自然做自己的时候,其实是会带来很多很好的东西。

广宇:对,我记得有一次我参加活动有一个小朋友问我一个问题,我记得很清楚,还刻意没有回答。因为他跟我讲:“广宇,我听了你的故事,觉得很受鼓舞。你能否跟我讲讲作为同志在职场上有什么好处。


图片

我可能对这个问题有点小评判,我就觉得首先我不是因为有好处我才做的同志,然后也不是因为能得到什么好处才出柜。

当然从非常冷静和理性的角度分析,是有一定的好处,尤其是在外企。我觉得外企待遇都挺好的,很多这种家庭的待遇,对于同志伴侣甚至不需要结婚,就能享受这些所谓的福利。

也像我们俩的故事当中讲的,你有勇气出柜,它表现的并不只是说你是同志,还代表了你有这种价值观、勇气和决断去处理很多事情,这些东西都会带来公司对你的认同。

大家都知道在咨询行业很苦,我刚进去的头一年真的就一天要工作十几个小时。然后很多同事也的确是出于好心,会问你说:“哎呀,你是钻石王老五嘛,怎么还没结婚啊没女朋友啊?”听起来有点八卦,但我是真心认为他们是关心我才问这些问题的。

结果我还要逼着自己戴上一个面具,这得有多沉重。我就跟自己讲,既然我喜欢热爱这份事业,我又把一天最宝贵最长的时间都投入到这里,如果我还不能做自己,我图什么。

首先我得能够轻装上阵嘛,因为我发现一旦轻装上阵,不仅是内心舒服,更重要的是自我解放后,才可能把潜能和创造力完全的展现和爆发出来。

小麦:我觉得我们作为在职场出柜的比较早的一代,因为这些经历,就可以去引导他人。

广宇:因为自己淋过雨的人,就真的更愿意主动把伞撑起来给到大家。(但)我为什么那个时候真的抓狂,就是发现没人来,我已经在雨里淋好了,伞也早就举在那了,结果好长时间都没有人来啊。我想说,大家都来,真的没有像你们想象的那么可怕嘛。

现在做活动的范围就真的很广了,比如说(考虑到)我们怎么更主动地把这样的一个信息和这些故事传递给下一代,(那我们就会)到各个学校去做这个招聘活动的时候,会主动提到说对于性少数人群公司的态度如何,学生也会知道这个事情不需要遮遮掩掩。


图片

甚至招聘会我们会带上性少数的同事到现场,直接去解答一些问题。我们有一个活动原来叫PINK DAY,就是“粉红日”。后来公司说一天还不够,就把它弄成了“粉红月”。只有全公司都参与到建设这个氛围中,才能证明我们是一个真正拥拥抱多元、真正包容、真正有爱的公司。

我们公司现在还会公布统计结果,尤其关注女性和性少数群体这一(类),每年的晋升,(在)项目经理以及全球合伙人(的比例数据)。这个不是说我们一定要有一个目标,而是告诉大家,我们的确是在稳步地往前走。主动公布这些数字,也是让大家知道公司对这个事情很认真,不只是让大家关起门来聊你的性取向之类的。


图片

小麦:我在福特的时候跟你做了一件类似的事情,我把在美国的性少数员工内部组织搬到了亚太区,主要的基础放在中国。就像你(广宇)说的,什么叫组织,组织必须要有超过一个人嘛。所以呢我在从中做了很多工作,包括跟HR反复地聊,我们就一起研究了很多东西,也重新书写了公司一些人事规章制度。

在2019年的时候有个男员工私下找到我,他说内心非常纠结,他想在公司出柜,又不是很敢出柜。一方面是他新入职公司六个月,是一个新员工;第二,他是北京人,只身跑到上海来就业,他觉得在这边无依无靠;第三他更纠结的是,他是一个基督徒,已经参加了我们公司的一个基督学习小组,但他又想参加我这个小组。


图片

我们进行了很长时间的聊天,互相坦诚地交流。我也给他看我的一些真实的情况,以及在公司获取伴侣福利的一些真实的情况。总之经过漫长的四五个月的秘密的聊天,因为他希望身份保密,那我也很尊重他的这种想法。

四五个月之后,突然有一天他说他其实是学MARKETING的,他有很好的很多的想法。他说,国际出柜日就要到了,我们应该来一起拍一个让全公司都能看到的视频。

广宇:他那时候出柜了吗?

小麦:他就想用视频这个方式出柜,所以我们在2019年的10月份就拍了一条视频,除了我和他,还邀请了一些很友同的公司的一些同事一起发声。我觉得我自己的一些友好的引导,以及我的真实的职场中的情况,让他能够有这么好的一个决定和勇敢的一个动作,我觉得非常非常高兴。


图片


本文观点不代表机构立场

讲述者:广宇 小麦

编辑/校对/排版:力力 小深